温家宝总理在西安交通大学同学生的谈话
 

(2009年6月5日下午)

  一、在钱学森图书馆前对大学生的讲话

  我今天刚到西安。刚才在职业服务中心了解了一下大学毕业生就业的情况。我突然决定到交大来看望师生,我想和应届毕业生座谈一下。

  我对同学们提一点希望,希望你们立志成才,做一个于人民、于国家有用的人。我们国家的前途在于提高全民族的素质,未来寄托在年轻一代人的身上。你们要有决心,努力奋斗。人生的价值、光辉的未来,不属于那些愚昧者、懒惰者和意志薄弱者,而属于有觉悟的、有坚强意志的、有知识和才能的人!交大是有名的学校,人才辈出,我相信,在你们中间会涌现出更多的杰出人才。

  百年交大永远年青,永远富有生机!

  二、在钱学森图书馆内与大学生的谈话

  温家宝:同学们好!我是临时决定到交大来的。我最关心的还是应届毕业生,因为你们面临着要找工作,而当前就业比较困难。怎么看待当前的形势和问题?我愿意跟你们聊一聊!你们想让我说什么,就问什么,这样活泼一点。你们没准备,我也没准备。

  学生一:今年的就业形势严峻,可能大多数学生都会选择出国留学,我也是其中之一。我们想出国留学,还想回来工作。我想问一下,国家对我们想出国留学三年之后要回来的学生,有没有什么政策,对于我们这些人的看法是什么样的?

  温家宝:如果简单地说,就是八个字:鼓励留学,来去自由。还可以再加一句话,就是希望你们学好本领,为国家服务。但是,我想把道理讲得再深一点,因为我知道在座的同学们不一定都是想出国留学,大部分还是要在国内找工作。有一句话,叫“条条道路通罗马”,也就是说,每个同学都可以选择不同的道路,但都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我们必须树立这样的思想观念,就是有志者事竞成。愚公可以移山,精卫可以填海,这是我们毕生要发扬的精神。但是,我们一生走过的道路又是不平坦的,要受到环境和条件的限制。遇到这样的问题怎么办?你们记住我的这句话:要有彻底的觉悟、坚定的决心和坚忍不拔的毅力,迈出人生最重要的一步,而且一路走好。前不久我在清华和毕业生座谈时,讲过我个人的经历。我是研究生毕业的,我记得离开北京的那天晚上,是挤在一个没有座位的火车里到大西北去。但是,我立下了一个志向,绝不回头,坚持到底,不论做什么工作都要把它做好。方才,我在图书馆前对大家讲,一个优秀的有为的青年,决不应该是一个缺乏知识的人,也不应该是一个缺乏意志的人,更不应该是一个懒惰的人。因此,我希望不管是出国留学,还是在国内任何岗位工作,都必须有觉悟、有决心、有毅力、有知识、有才能。

  学生二:非常感谢温总理。我有一个问题,我们西安交大地处祖国的西部,毕业生有很大部分都留在西部,希望您寄语我们留在西部工作的大学生一些话。同时,我刚才从您的讲话中提炼出来,决心就是力量、信心就是准备、灰心就是胆怯、死心只有失败。

  温家宝:我们国家的富强、社会的进步、人民的幸福,最根本的是要提高全民族的素质,特别是提高年轻一代的素质。因此,国家的未来在你们身上。这是最简单的道理,但是也是最深刻的道理。往往简单的道理是大道理,是沧桑大道。因此,我对你们的希望,就是要有彻底的觉悟,要拿出刚毅的意志力,要下艰苦卓绝的功夫,要做应对各种困难和风险的准备。没有这几点,你们在困难面前就会退缩。但是,我希望你们勇往直前,永不退缩。  

  学生三:总理您好,我是咱们学校能动学院核能科学与工程专业研究生,是三年级的毕业生,我目前已经签约了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我来自甘肃兰州。我想问一个问题,咱们国家核电发展这么好,有没有在西部发展核电的计划。如果有这样的计划,我很想投身家乡的建设,为家乡做一点贡献。

  温家宝:首先我要告诉你,从事核电事业是大有前途的,因为到2020年我们的核电将增加3000万千瓦。应对气候变化、发展循环经济,就是要多利用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但是,核电建设是需要一定条件的,这个专业你可能比我清楚,它需要大量的水。因此,目前多数的核电站都是建在沿海地带。但是,我决不是说内地就不可能建设核电站,可它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你的意思是清楚的,你希望到艰苦的地方去。但即使在沿海从事核电工作,依然需要高素质的毕业生,依然是艰苦的。我们现在无论是和美国合作搞APl000,还是同法国合作搞EPR,最重要的就是要通过我们的努力掌握核心技术。当今世界上最激烈的竞争就是知识产权的竞争,就是核心技术的竞争,就是标准的竞争,而这都需要杰出的人才来完成。所以,对于艰苦,也得有两个方面的理解,一是生活艰苦,一是工作艰巨。

  学生四:总理,您好!我是人文学院的大四本科毕业生,现在已保送到我们学校继续读研究生。但是,两年之后,还要面临就业的问题。其实在目睹了身边很多同学就业的状况之后,能非常明显地感觉到,在交大这样一个理工特色比较明显的学校里,我们文科的就业形势尤其严峻。能不能请总理给我们文科生打打气?

  温家宝:我是学理工科的,说句老实话,我对我自己的专业很喜欢,但是我对文史比对我的专业还要喜欢。我们国家需要的建设人才是全面的,我们不仅需要理工人才,也需要经济、管理人才,也需要文史方面的专家。我想把这个问题展开一点来谈。我认为,一个国家要赢得尊严,不仅要靠经济发展,而且要靠社会进步,靠国民素质和道德的力量。如果懂得这一点,那么就会知道文学、历史对于青年人来讲多么重要,对于国家来讲多么重要。文科的毕业生将来也会大有前途。但是我想提点建议,就是一个人的道路往往也是会改变的,我提倡学科不要分得太细。学理工的也要学点文史,甚至艺术;学文史和艺术的,也要懂得一点理工,这样的人才才是全面的,这也是你们的杰出校友——这个图书馆以他的名字命名——钱老讲的话。他是一位著名的科学家,但是他画一手好画。他亲口对我讲,艺术对于启迪他的思想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我给予你的鼓励,就是我们国家不仅需要工程技术人才,也需要管理人才,也需要文史和艺术人才。

  学生五:首先非常感谢总理能在百忙之中来到交大,看望我们大四毕业生。刚才听您说关于文史和理工的这一番话非常有感触。大学生个人素质是不是全面,确实事关我们国家的发展。我们现在看得很清楚的是,理工科大学生文史知识非常缺乏,而文史科大学生理工知识非常缺乏。所以我想,有一些专家建议,从高中教育开始是不是就应该不进行文理分科,而应该加强文史和美学的教育,美学教育尤其是某些教育中缺乏的。蔡元培先生当年的教育理论中间,美育是占非常重要地位的。请总理对这个问题谈谈您的看法。

  温家宝:这就牵扯到改革的问题,校长可能比我知道得要多,想得要深。其实,最重要的不管是文科和理科,都要培养杰出人才。大家注意“杰出”两个字,这也是钱老讲的,他恐怕不止两三次地跟我讲,就是我们的学校为什么总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我理解他讲的“杰出人才”,不是说在学校里多少门功课都考“优秀”就可以,还要有高尚的道德、创造性的思维和超出前人的成果。我们讲的美,首先是世间事物的真善美,其次是人们心理的知情意。这就要求学生有好奇心,追求真知;辨别真伪,寻求真理;趋善避恶,为民造福。这应该是美学教育的核心内容。我之所以主张学生学习的面广一点,因为我以为做一个全面发展的人,需要兼备各方面的知识。当时我学习的地质学,叫大系,就是包括地质的所有专业都要学。另外,也有专门化专业,比如古生物。我不是说不需要这些专业,但是我毕业以后感觉到,我在工作岗位上对所学专业的应用比他们条件好多了。我上大学那时是上五年,你们现在是上四年,即使上六年也是入门,真正的积累在工作、在实践。因此,你们把入门的知识学好以后,就可能找到你们最发挥力量的地方。

  学生六:温总理,您好!非常高兴您能来到我们西安交通大学。我是人文学院社会学系的一名本科毕业生,我们现在就业的时候有一种观念,我们本来应该是先择业再就业。但是,当今的大形势这种环境只能让我们先就业再择业,我想请问一下,温总理您对这句话的看法?而且您对我们大学毕业生的就业价值观有什么期望?

  温家宝:星期三国务院专门研究就业问题,你们可能看到报道了。我当时就对大学生就业讲了一番话。我说,我们要完整地理解和引导大学生就业,首先是要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学有所用。因此,我们采取的最重要的一条措施,就是让企业、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多招收一些大学毕业生。第二,我们要鼓励和引导大学生到基层去,到基层去也要尽量和专业相结合。但是,希望他们到工厂、到矿山、到农村。我还是讲我自己的体会。我毕业以后应该说是到最基层,也就是一个地质队下边的一个分队。做的也是最具体的工作,就是野外地质调查。但是,我一心想把这件事情做好。因此,先是掏了一年重砂(鉴定矿物的一种手段),而后才从事地质填图。我工作一年以后,组织上就认为我可以当组长了;我工作两年以后,组织上就认为我可以当大组长了;我工作三年以后,组织上认为我可以写报告了;后来,我也能写论文了。你方才的问题实际上是说我们在当前国家困难的情况下,确实不能满足每个大学生的择业愿望,这是事实,因此,每个同学必须认识三点。第一,要认清国际的大形势。所谓国际的大形势,总的看,和平发展还是主流,我们正处在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是,世界这场罕见的金融风波,实际上已经造成了经济危机。这场危机还没见底,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只有合作来应对危机。但是,也不能简单地把当今的危机和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危机相比较,毕竟世界的经济实力不同了,特别是科技水平不同了,人才素质不同了。因此,我从一开始就讲,信心比黄金和货币还重要。第二,要认清我们国内的形势。我国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三位了。2000年的时候,也就是本世纪开始时,人均GDP是800美元,那也是我们几十年奋斗得来的。在本世纪还不到10年的时间,我们已经超过人均3000美元。我们这次应对金融危机所采取的宏观政策是及时有效的。这不是我个人说的,而是得到世界普遍的肯定。我可以告诉大家,整个经济形势的发展比预料的要好。同时,应对这场危机比预料的要更为艰巨。因此,我们还得做长期应对困难的准备。我后来又讲一句话,即我们看到了希望,这个希望不仅是经济社会发展表现出来的实际成绩,而且是燃烧在每个人心中的一盏明灯。无论信心、希望,还是应对困难的准备,我都在坚持和努力,一点都没有减少。我相信,全国人民,包括同学们和我一样,既有百倍的信心,也有百倍克服困难的勇气。第三,要认清个人与国家民族的关系。国家民族如果没有前途,个人就决不会有出路;不充分发挥每个人的聪明才智,国家民族也不会有美好的未来。因此,每一个大学生都要把自己的前途和命运与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我们国家民族的未来是光明和大有希望的,我们大学生一定要为国家民族的未来作出应有的贡献。

  学生七:我发现本科生、硕士生、准留学生都提了问题,我是博士生。作为博士生,我不敢代表所有的博士生,但是我自我感觉有个问题想问一下温总理。因为在经济危机下,有的人可能选择回学校再充电、增强自己的竞争力,也不失一种解决再就业的方法。但是,我发觉博士生和留学生、准留学生比起来,他的待遇还蛮低的,就是说没有很大的吸引力。博士生在平常的生活中,可能还要为自己的生计、着落进行奔走。我想问一下温总理,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温家宝:这个同学提的问题很好。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是一个成熟的民族、成熟的国家的表现。尊重要在政治上、生活上,包括他提到的待遇等各方面都表现出来。这就牵扯到分配问题,我们国家还存在着分配不公和差距过大的问题。如果我看的面比你们大一点的话,我觉得这种分配的差距还不在本科生、硕士生、留学生和准留学生,而首先在我们国民收入分配还存在问题。那么体现在什么地方呢?体现在城乡差距、地区差距,以及收入差距上。你们在西北,跟我一样有切身体会。如果你们是从农村来的,你们也有切身体会。我们必须改变这种现象,使社会更加公平和正义。我曾讲过,社会主义国家的首要价值就在于公平、正义,我们奋斗最终要实现的理想,就是建立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在这当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社会进步和社会的公平正义。因此,当你们觉得待遇低的时候,应该引起政府的关注,在我们财政不断增长的情况下逐步地提高科技人员、知识分子生活的待遇。但是当你们想到全国的时候,你们就会想到另外两个词,那就是“献身”、“服务”,就是要把自己献给人民、献给国家,献给那些生活还不如我们的千千万万的父老乡亲。如果想到这一点,你们心里可能不仅没有牢骚,反而觉得不安。因为人民养活了我们,但我们还没给人民做什么。  

  学生八:温总理,您好!我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也是困扰着我们毕业生的很矛盾的一个问题,您刚才也说了鼓励毕业生到基层工作。我身边的很多毕业生有去支教的意图,但是往往和自己的专业很不对口。所以,他们就感觉到去支教、去基层工作后,他们学的东西不能学以致用。但是,从他们的主观意愿来说,确实愿意去这些艰苦的地方。请问温总理,我们怎么从内心里来解决这个矛盾?

  温家宝:我理解这位同学方才所谈的这番话和他的心情,实际他们讲择业也是这个道理。按道理,应该让学生们毕业以后学有所用,到自己所学专业的岗位上去。但是因为我们面临不少实际困难,今年毕业生多达610万人,如果加上往年积累下来的没有分配的毕业生,恐怕还要更多。在现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就业非常困难。因此国家就想了一些政策,不能让同学们呆在家里。这些政策,包括鼓励同学们到基层去、到工厂去、到农村去、到支教岗位上去。这会不会影响你们的专业呢?实事求是讲,会的。但是,还有一句话,事在人为。你们可能失掉了一部分东西,但你们也可能得到了一部分东西。你们失掉的东西,经过自己的努力还可以把它继续学习下去,并且搞得更深。但是你们得到的东西,比如社会实践,可能对你们来讲终生受益。我在西北工作的时候,因为那地方是高寒地区,4月份要上山,11月份要下山,那时满山都是雪了。那么11月份到4月份还有五六个月的时间干什么?我除了完成本职工作以外,每年都订个计划,今年学数学,明年学力学,后年学历史,再有一年学英语……。我就是这样,一天也没耽误。因此,我除了积累地质方面的一些知识以外,同时也在实践中学到了别人没有注意、没有学习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对我现在的工作,那是终生受益。我不知道我的话能不能使你感到有所安慰。

  言犹未尽啊!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们一起照张相。

【浏览字体:   
来源:
(责任编辑:王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