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是教育的希望
【浏览字体:   
2010-10-20
来源: 《光明日报》
 

  编者按

  教育部日前评选出10名“全国教书育人楷模”,他们是1600万人民教师的骄傲。从这个月开始,教育部推出“每月一星”的学习宣传活动,于漪是“第一颗星”。众人眼中,81岁的于漪当之无愧!60年的呕心沥血,她把自己一辈子奉献给三尺讲台,奉献给基础教育事业。她曾是杨浦高级中学的校长,是著名语文特级教师。她一生的理想是当个合格的人民教师,今天,她依然教书育人,言传身教,培养着一批又一批的年轻教师……

  人物简介

  于漪:1929年2月生,1951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教育系,196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于漪老师长期从事中学语文教学工作,1978年被评为首批语文特级教师。先后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先进工作者等多种荣誉称号。首批荣获国务院特殊津贴。2010年9月获得“全国教书育人楷模”荣誉称号,受到胡锦涛总书记接见。

  81岁高龄的于漪,她的记忆力和精神头让人惊讶。谈起教师、聊到教育,于漪面对众多记者一聊就是两个小时。

  “教育领域里,顶顶重要的是要出‘人’啊!教师是教育的希望!我这样老了,做不了太多的事情了,要培养优秀的青年教师!”于漪操着沪腔普通话,但字字发自肺腑。

  一甲子的默默耕耘,于漪功成名就:语文特级教师、2009中国教育年度新闻人物、“全国教书育人楷模”……但她并没有停步:

  “于漪语文名师培养基地”、“于漪德育实训基地”……于漪这些年致力于当教师的教师。来自全国各地的100多名年轻教师,在她的帮助下成为教学骨干力量。在基地授课过程中,于漪注重引导学员之间彼此学习,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为了让青年教师尽快成长,于漪首创了教师与教师的师徒“带教”方法,程红兵、陈军、王静波、王缨、谭轶斌、朱震国等知名的教学能手都是于漪的学生。他们有的已被评上特级教师,有的多次在全国的教学大赛中获奖,有的已走上领导岗位。这些“桃李”站在讲台上更好地育人——这是于漪老师的骄傲。

  通过几十年来不懈努力,于漪成为语文教学改革的引领人。在她的教学生涯中开了近2000节公开课,凡是观摩过于老师上课的学生和同行,无不为她的教学艺术所吸引、所折服。近五十堂公开课已作为教师教学研究和培训的经典。在中国当代语文教育史上,于漪曾提出两次重要的语文教育改革思想:1978年提出的“教文育人”观点,对当时的语文教育思想产生重要影响。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于漪又旗帜鲜明地在《弘扬人文,改革弊端》一文中提出“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教学的基本特点”这一观点,在语文教育界内外产生了广泛影响,推动了语文教育界关于语文学科性质的新一轮讨论,并使这场讨论最终在“人文性”上达成共识,写入教育部新颁发的全日制初中、高中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 

于漪与学生在一起

  于漪是一名语文教师。但她把自己定位为教师,语文只是她的专业。她的心目中,课堂教学要给孩子们传授知识,更要传授精神。“两耳不问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不是于漪所推崇的。今天与81岁的于漪对话,依然被她浓浓的民族责任感和爱国的心所打动:“爱国爱民、忧国忧民是我国知识分子最大的优点,是做人的底线。”

  “民族精神教育是德育的根基,教师要善于挖掘课内民族精神教育资源,依托民族语言教育,用学生喜闻乐见的方式,有机、无痕地把民族精神教育渗透到语文学科教育的各个环节、各个方面。”在教学上,她认为语文的工具性和人文性是合二为一、不可分割的,民族精神渗透于语言文字而得以代代传承并发扬光大。

  于漪用每一根神经牵挂着学生。有时候,学生的一句话会让她回想一个晚上。于漪说:老师的感悟替代不了学生的感悟,只有认真倾听学生,师生平等对话,才能形成生命的磁场。

  “时代的活水要在课堂上流淌。”于漪注重结合时势特点,从身边吸取教学资源,提高教学的效果。看到很多学生喜欢周杰伦的歌,耄耋之年的于漪找来专辑认真试听,琢磨周杰伦吸引孩子的原因,发现《青花瓷》等歌词从古典名章中寻找灵感,借鉴了传统文化元素,让学生乐意亲近;现代独生子女无人倾诉,烦闷时哼哼周杰伦的说唱音乐,是种很好的宣泄。许多学生得到了于老师的理解……半个多世纪的代沟一下子消除了,师生关系更加融洽,开展课堂教学时就有了更强的感染力。

  正值2010年上海世博会举办,于漪把“世博”纳入教学计划,设计了《金色的记忆,灿烂的前景》教案。动感版《清明上河图》的历史底蕴和现代特色,以及延伸开去的人物活动、城市化进程,都可以给学生带去丰富的感悟和思考……

  “现在的教育方法对男孩子不公平”、“语文教材的编写应该更规范”、“教师流动应该是有序的”、“学生调皮是本能的,教育要尊重学生的天性”这么多的问题和建议,于漪无法不忘记年龄…… 

上世纪七十年代,于漪辅导学生

  于漪格言

  关于教育——

  ◆办教育、办学校不是百米冲刺,而是万米赛跑,要有勇气,有毅力,向着理想的目标奔跑。

  ◆教育是给孩子的心灵滴灌知性与德性的。知性是孩子生存和发展的本领,德性是其做人的底线。二者在课堂上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不是外加的、分离的。

  ◆办学要站在时代的制高点上、战略的制高点上、与基础教育先进国家竞争的制高点上。

晚年的于漪听青年教师上课

  关于教师——

  ◆一辈子做教师,一辈子学做教师。

  ◆教育的质量说到底就是教师的质量。

  ◆我这一辈子有两把尺,一把尺子量别人的长处,一把尺子量自己的不足。在这种“比”和“量”的过程中,我总能找到自己的不足,总能学到别人的长处。

  ◆一辈子的理想就是做一名“合格”的教师,这个“格”不是用量化来衡量的,而是国家的要求、人民的嘱托。

  ◆教师的学历水平不等于岗位水平,学历只说明你的受教育程度,在岗位上是要有综合素质、综合能力的。

  ◆教师对学生的作用,绝对不会是零。教师这个工作无时无刻不是你世界观、人生观的亮相。

  ◆教师的生命是在学生身上延续的,教师的价值是在学生身上体现的。

  关于学生——

  ◆每一个孩子都是艺术品,都是不一样的。因此,教师一定要目中有人,不仅要走进学生的知识世界,而且要走进他们的生活世界和心灵世界。

  ◆只有当教师给学生带来思考,用思考来指挥学生,用思考来使学生折服和钦佩的时候,他才能成为年轻的心灵的征服者、教育者和指导者。

  ◆教育不能只“育分”,更要教会学生学会做人。

  ◆把学生当做被动的人,实质上还是目中无人。

  ◆做教师的千万不能用一成不变的目光来看待学生,每个学生都是“变数”,在发展,在变化,教师加温到一定程度,他们会开窍,会飞快进步,茁壮成长。

  关于教学——

  ◆教育事业真是遗憾的事业。我教了一辈子的课,一辈子没有上过一堂十全十美的课。

  ◆我不断地反思,我一辈子上的课,有多少是上在黑板上的,有多少是教到学生心中的。

  ◆教出自己个性的时候,才是学生收获最大的时候。

  ◆当崇高的使命感和对教材深刻理解紧密相碰,在学生心中弹奏的时刻,教学艺术的明灯就在课堂里高高升起。

  ◆教育界有一个比喻,“给学生一杯水,教师要有一桶水”,我不太同意。知识会老化,知识结构须更新啊!学生是活泼的生命体,不是简单的“容器”啊!课堂里没有时代活水流淌,能与学生心灵碰撞、能使学生感奋吗?

  ◆课不能只教在课堂上,只教在课堂上就会随声波的消逝而销声匿迹;课要教到学生身上,教到学生心中,萌芽、开花,成为他们良好素质的基因。

  ◆备课要目中有人,所有的学科都是为了育人。育人是大目标,这是教育的本质。

  ◆教学参考书毕竟是别人的劳动,只有自己的劳动所得才是带着生活露水的鲜花,是你自己的心得,学生才容易和你交融。

  学生谈于漪

  教在今天 想在明天

  王厥轩:上海市教委教研室原主任、研究员

  我是老三届。做老师的学生,已整整46年了。老师对我的思想、人生观、价值观、名利观,乃至整个心灵和人生态度,都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老师的课富有艺术,是与她的思想、修养、境界和视野相关的。为什么老师的思想、修养、境界和视野能达到这样的高度,我认为有三条:

  第一,老师年轻时打下扎实的基本功。老师学的是教育系、历史系,教语文不是老师的本行。为了把语文教好,老师是下了功夫的:每天清晨五点,她在庭院里背课文;每晚,她啃着从图书馆搬来的一叠叠参考书:语、修、逻、文;教育学、心理学、马克思主义哲学;还广泛涉猎天文、地理、科技、戏剧。老师以入迷的精神,一步一步向语文教学的博大殿堂迈去。

  第二,老师身上有时代的年轮。老师常说,一名教师应当有相当的职业敏感,要跟着时代奋力前进。老师像海绵一样,不断吸收新的信息,增进自己的知识储存,调整自己的知识结构。

  第三,善于向不同风格与流派的老师学习。上海语文界在发展中不断形成不同的风格与流派,如高润华的“精讲多练派”,杨墨秋的“精雕细刻派”,陆继椿的“一课一得派”,还有钱梦龙、方仁工等,老师都认真向各家各派学习,在此基础上提出了“点、线、面、体”的立体化教学方法,成为一位语文教学集大成者。

  陈小英:全国劳动模范,上海市杨浦区高级中学语文特级教师

  1987年1月从插队落户的安徽回到上海,我就有幸在于老师身边工作,至今是第24个年头了。从一名普通教师到教研组长、从区学科骨干到上海市语文特级教师,再到上海市名师培养基地主持人,每一步成长都离不开于老师的培养和扶持,她几乎影响了我的整个教师生涯。

  在于老师几十年的教育生涯中,对青年教师的培养和提携始终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倾注了大量的精力和心血。据我所知,远到全国各地素不相识的求教者,近到上海各区县的骨干教师,像我们在她身边的更不必说,只要是对教师的成长发展有利,对教育事业有益,她都有求必应,满腔热情,掏出自己的赤子之心。

  上世纪90年代初,于老师让我参加由她领衔的市级课题研究。何谓“课题研究”,在此之前闻所未闻。当我兴冲冲拿了个人承担的课题草稿给于老师看时,她说:“描述性语言太多,缺乏理论色彩”,于是推荐我读一些理论书籍。从此知道课题研究必须有理论支撑,有逻辑框架,这对我后来能够独立带领教研组老师圆满完成市级科研课题,成为教育科研的骨干力量起到了启蒙作用。

  90年代中期,我是二师语文教研组长,与青年教师一起进行课堂教学改革实验,搞了一个“语文课堂教学六步法”,似乎学生反映还不错,心里有几分得意。一次听完某位青年教师的公开课之后,于老师给我们评课,她好像不经意地说“教无定法,教学怎么能搞固定的几步法,小英,你说对不对?”批评虽然委婉,我的脸还是红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对语文教学理解的加深,我越来越体会到,于老师给我的是一种受用终身的教学理念。后来十几年至今,自己的课堂教学改革和追求始终关注教学内容,关注写什么教什么学什么,而不过多纠缠于教学手段、形式,与于老师最初的指导有关。

  因为近水楼台,我们学校的语文教师有更多的机会聆听于老师的报告演讲,观看于老师的课堂教学录像,于老师的教育教学思想不仅被大家熟悉,在心底里深深地认同,并且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成为老师们教育教学的实践行为。

  早在二期课改推出之前的2000年,我们就提出了“让语文课多一点文化底蕴”的教改追求,2003年又开展了“语文课堂教学中学生研究意识和研究能力的培养”的市级课题,以此来抵制单纯育分、愈演愈烈的机械训练,自觉远离题海。我们坚守对先进经典文化的价值判断,坚持引领学生课外阅读,坚持时文评点、随笔抒写心灵、《论语》背诵、课前三分钟练口等有利于学生终身发展的语文教学传统,在“育人”上下功夫。

  陈 军:上海市市北中学校长

  于漪老师一直要培养心里亮堂堂的人。首先是理想明亮,志存高远。要把学生培养成有崇高的人生追求的人。其次是胸怀敞亮,光明磊落。要把学生培养成精神状态阳光灿烂的人,人品明晰,性情清澈,包容开朗,而非气势张扬,唯我独尊、陶醉自我。三是是非分明,明辨世事。要把学生培养成头脑清晰的人,在纷扰世事中能分清是非;在复杂事物前能冷静理性。这些都是于漪老师的教育追求,也是她一生的立身之基。我想,我们要学习于漪,第一条就是学她这个“心明眼亮”。

  坚韧不拔是于漪的生命特征。在大是大非面前,眼睛要“明”,性格也要“韧”,这样才能“闯关”,要闯生活关,闯工作关,闯事业关。我可以断言,她的为师之路一定是一条坚韧不拔之路,因为教育的过程本身就是一条坚韧不拔的攀登过程。同时,我还感到,一个教师在教育活动中的最后决战不是靠知识,更不是靠技能,而是靠韧性。一个学生的成长是充满期待的发展过程,每一段路,每一个环节,每一个言行,都是在希望的雨露中发芽的。由“芽”而“苗”,由“苗”而“壮”,由“壮”而“实”,其中要花费多少心血之功?更何况我们要面对一大批发展有困难的甚至是身心上有缺陷的学生。于漪老师常说一句话叫“师爱荡漾”。“师爱”的最大特点就是:不间断地付出;无私的付出;在学生时常有错误的情形下付出;牺牲自己的付出。这四条都是爱的升华。

  于老师有坚守不变的一面,也有与时俱进的一面。于漪的“创新”是非常坚实地在历史道路上展开的。于漪始终与时代同行,在思维方式的完善方面,她长于吸取多元文化精髓,使思维既有缜密的特点,又有开拓的风貌。于漪的讲话和报告始终具有时代主流词汇,这是对于时代精神的把握与运用;更令人敬佩的是她始终把时代精神的主流词汇放在中国传统教育思想的火焰中来锻炼,从而使她所运用的时代词汇不仅具有时代特征而且符合科学本质,从而历久弥新。于漪善于温故知新,也善于由新解故。于漪始终与时代同行,创立新思想,但又敢于向表面光亮时尚的而实质上是肤浅的虚假的所谓“思想”作不留情面的斗争。(本报记者 刘 茜)

打 印 关 闭  
(责任编辑:陈思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