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海义务教育如何实现机制创新
【浏览字体:    2011-04-16 来源: 教育部
 

“非划名校”现象:追求每一个学生都成长

因为所处社区外来人口密集,从2004年起,柳营路小学开始全面招收外来务工人员子女。老师们分析了孩子不同口音所带来的英语发音差异,并有针对性地一一矫正;老师们集体观察孩子受环境影响形成的不良习惯,细分出81种“天天好习惯”,开展养成教育,帮助孩子成为文明的城市公民。通过适应性教学,老师们为孩子创设了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

像柳营路小学这样单以分数论籍籍无名,却在努力追寻教育真谛,将教学做得更精细的一批学校,还有闸北区的华灵学校、芷园路小学、虹口区的凉城四小、张桥路小学等。教好每一个学生,体现育人为本。这些学校从研究学生出发,关注学生作为生命体的精神成长;这些学校回归教育本原,把育人放在首位,为学生终身发展奠基。

这些学校能让人读出许多意蕴,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首先必须遵循平等原则,即保证适龄儿童接受教育的权利;其次要考虑差异原则,让不同的教育资源可以照顾到个性需求差别的每个人;再次是补偿原则,给予处境不利、有特殊需要的群体以补偿。从这个意义上看,上海更优质的均衡其实质就在于让每一个学生都能获得适合自己的教育和发展。

委托管理:追求每一所学校都发展

在奉贤区柘林学校、金山区廊下中学都出现了“原来招不满,现在坐不下”的生源“回流”现象,这些原本在郊区“垫底”或出现办学困境的学校都被市教委的一个创新机制激活了,那就是委托管理。

越深入内涵核心,越显现突破难度,而为了每一所学校的发展需要机制创新。上海的创新手笔之一就是委托管理,通过“血型配对”再生“造血系统”。由市教委出资购买专业化服务,委托优质学校或教育中介机构管理相对薄弱的农村中小学校,在其“体内”植入先进的教育理念和学校文化,使其迅速提升办学水平和教学效率,这是“托管”的基本构思。从2005年在浦东新区的“试水”到今天成功“托管”10所农村学校,刘京海和闸北八中的成功教育实践经验被不断的复制与辐射。托管与被托管方先进行“血型配对”,然后“输血”,最终使被托管方再生自身“造血系统”,这就是“委托管理”的价值。

创新手笔之二是捆绑办学,让新建学校拥有100%的名校“血统”。近年来,上海优化城市空间布局,在外环以外规划和建设了一批郊区新城,同时,配合市政动迁和旧区改造,又在城郊结合部建设了一批大型居住社区。为满足入住群众对优质教育的需求,市教委组织中心城区选派品牌学校赴新城和大型居住社区实施捆绑办学。这些品牌学校与新建学校实行师资统一调配、课程统一管理、考核统一实施,促成新建学校高水平起步。向明中学浦江校区坐落在闵行区却是100%的卢湾区“血统”,师资队伍来自卢湾向明品牌。两个校区办学拥有统一的“度量衡”:培养目标统一、教学要求统一、学科标准统一、课程设置统一、训练体系统一、测评手段统一。同时由各备课组长安排,两个校区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在地资源实施特色项目。由于“软件一体,捆绑办学”,校长芮仁杰的神经绷得更紧了,“办好两所学校都是自己的份内事,一点松懈不得”。

学校课程领导力:追求每一堂课都精彩

每学期,徐汇区启新小学的每个教研组都要上交一份《学期课程统整指南》,教师针对整个学期的内容做整体设计,根据学生认知特点重新编排知识点讲授顺序,例题和练习要不要更换,每一单元可包含哪些德育内容,都在规划之中。从“教教材”到“用教材教”的变化折射的是教师对学生的深入研究,反映出什么才是一堂堂真正有效的课。

瞿溪路小学是中心城区的一所公办小学,生源的变化让老师们必须按照学生的年龄特点与认知规律,“量身定制”设计教学,将知识点的学习、好习惯的养成和能力培养系统地组合起来,严格按照课程计划,不轻易拔高教学目标,不随意加快教学进度,一节节课落实、一个个阶段推进。老师们认准一条:“教,就必须教扎实。”经过4年多的努力,这项从语文开始的改革影响了每一门学科,已升入五年级的这批学生因为有了良好的学习状态和习惯,不仅在语文学科上迅速提升,而且各科学习成绩都令人满意。

用课程办好一所学校,用课程关照每个学生成长,这就是上海“提升学校课程领导力”的用意所在。除了启新和瞿小,在黄浦区中华路三小、长宁区机场小学、卢湾区三好中学,都可以看到课程改革让“以人为本”的课程功能日益显现,在统一性中呈现多样化,而这种多样的决策权正在于学校和校长。动员所有课程实施者,在共同的愿景下,从本校学生实际出发创造性地进行教育教学,这就是上海追求更优质均衡的时代要义。

家校协商互动:追求每一种未来都美好

从数量扩张到质量提升;从传统教育方式到促进学生主动健康发展;从“选择适合教育的学生”到“创造适合于学生的教育”;从自上而下的管理方式到发挥个体主动性创造性,上海更优质的均衡追求不再依靠教育行政部门提出一句响亮的口号或动人的举措来实现,而是要从教育的终端观察和思考:今天,我们该怎样培养学生?因此,上海一方面要求教育系统必须按行政规定的基本规范和统一要求令行禁止,另一方面更倡导区县和学校围绕人的发展生成与创造出更鲜活的实践经验。这就需要政府和学校层面共同的“专业引领”。只有“专业引领”才能让每一个学生的每一种未来都持续而美好。

嘉定区迎园中学是区域内一所普通的公办公建配套学校,生源来自所属新成社区就近入学的学生。六年来,学校用高质量、多元性、个性化的教育服务发掘师生潜能,培育师生心灵,养成健全人格。让师生满意,是学校的追求,让家长信任,是学校的努力,让社会肯定,是学校的突破。学校的实践透出一个讯息,开门办学,给“满意”注入时代意蕴。

上海实验学校东校创办只有6年,却因其实质性推行家校合作而成为社区里最令百姓满意的优质学校。家委会直选、学校事务协商,让家长享有知情权、参与权、决策权,所有现代学校制度的要素都在这所学校显现出来。午餐质量听证、校园意外伤害事故处理、教学质量投诉、甚至加收10元钱的学生活动费,都经过家委会的民主评议,协商产生共识。

传统的教育,仅仅是层层落实既定的教学目标,而忽略了学生作为鲜活的生命真实地存在于社会环境中的各种内在需要。开门办学,让家长参与、让社会关心,这样的学校就不会成为“孤岛”,教育就会逐渐摆脱封闭。从这个意义上说,上海义务教育更优质的均衡定会更加自觉地参与到整个社会文化不断趋向开放和谐的进步中去。

打 印 关 闭  
(责任编辑:陈思怡)
2011-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