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改革齿轮加快转动
【浏览字体:   
2014-06-27
来源: 《中国青年报》
 

    6月25日,飞机发动机拆装与调试项目比赛在中国民航大学举行,参赛选手在200分钟内完成对发动机及其组件的拆装、测量、调校等基本操作。这是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首次增加飞机发动机拆装、调试与维修项目比赛。郑萍萍摄

    与其说一年一度的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是一场竞争,不如说它提供了一个观察中国的独特窗口。

    在国家技能大赛体系中,这些选手是从学校、省市的2000多场比赛中脱颖而出的,坚持到国赛的都是赢家。参与竞技的逾万名选手在场内全神贯注,几个小时顾不上喝水,然而比赛结果其实是很多人不怎么关心的事情。很多人更加关注的是,在世界人口第一大国和第二大经济体发展方式如何转型,增长活力如何保持,美好生活如何实现。而一个现代的职业教育体系,对此将是重要的支撑。

    去年,新西兰为筹备国家技能竞赛,专门派人到天津观摩学习。今年,50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以参赛或加入表演赛、对抗赛等形式参与进来。还有一些国内外团体和个人也来信来电,希望到此参观。英国商业、创新与技能部派来了一个职业院校校长团。

    面对英国同行,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巡视员王继平这样介绍本周刚刚召开的职业教育工作会议:“中国职业教育正在开启一场新的变革。”

    他说,中国对于职业教育过去的说法是“大力发展”,现在习近平主席提出,要“高度重视,加快发展”。这8个字,将是今后中国职业教育总的发展方针。

    教育部副部长鲁昕指出,6月22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创新了职业教育的理念”。她举了一个例子,以前职业教育强调“技能型人才”,而这次把“技能”前面加了一个“技术”,“为什么?就是适应技术进步、生产方式变革以及社会公共服务需要。”

    李克强总理最近会见职业教育工作者谈到的让“中国制造”升级为“优质制造”的话题,在技能大赛上也不难听到。

    率队参加“水环境监测与治理”赛项的甘肃林业职业技术学院教师李鸿杰说,他对这番话印象很深,相信中央政府最近的决定,一定会对职业教育的发展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王继平说,“中国制造”遍布世界,但是中国产品的质量还不够理想,多数行业处于国际分工的低端,大而不强、快而不优的问题比较突出,政府提出要推进产业转型升级,调整经济结构,需要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而这就需要教育的升级。

    鲁昕指出,无论美国还是欧盟,都提出“再工业化”,“重返制造业巅峰”,落脚点都是发展职业教育。中国政府对实现“精品制造”非常关注,要走向产业链的中高端,就离不开技术技能人才的培养。

    创办7年以来,大赛的赛项总在“升级”,经济领域的新名词总是很快进入到比赛中。4G网络刚刚进入生活,这里的人在谈论5G。今年,赛项设置强调与产业结构升级、高新技术发展同步,开设了三网融合、云安全、水环境监测与治理、智能家居、飞机发动机装调与维修等32个赛项,占全部比赛项目的34%。

    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葛道凯说:“大赛既是广大职校学生的节日,更是展示我国经济未来发展前景的舞台。”

    国务院《决定》新增加的一个词、一句话,落实到李鸿杰这样的职业教育从业者头上,也许就是职业方向的转变。比如,要“引导一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向应用技术类型高等学校转型,重点举办本科职业教育”。

    李鸿杰说,社会上总是觉得中专生、高职生在层次上要低于本科生、研究生,现在要发展本科职业教育,有助于人们将职业教育当作一种类型而不是一种层次。

    他听说,一些过去从大专升为本科的兄弟学校在准备向应用技术高校转型,“他们过去是我们的‘邻居’,现在变成我们的‘兄弟’,要向我们学习了。”

    珠海市理工职业技术学校校长梁柏健说,以往职业教育是“断头路”,到了高职就断了,现在明确可以读研究生,给了大家一个愿景,学生就学的渠道更加广阔,相信会吸引更多孩子来读职业学校。另一方面,学生升学的方向变化,会推动学校的人才培养模式改革。

    他对记者说,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改革的一些难题被打破,让我们能够没有顾虑迈步向前走更高兴的了。

    从任何一个方面来看,技能大赛都是国民经济的一个缩影。在这里,同样存在着东西部发展的鸿沟。

    来自广西电力职业技术学院的教师蓝如波说,2009年他们的学生获得全国电子设计竞赛一等奖,学校发给指导教师的奖金是1000元,如今涨到了5000元。而在他们去过的山东一所学校,对全国电子设计竞赛一等奖指导教师的奖金是10万元。今年,他们学校除了参赛,还要考察同行们的奖励标准。

    李鸿杰说,由于财力有限,他所在的学校还没有用上全国技能大赛使用的实训设备。为了参赛,他们联系了北京的兄弟院校,在比赛前去北京进行了训练。他说,这的确是个天然的劣势,但即便如此,仍要参加比赛。比赛不一定要取得很好的名次,而是要来看、来接触,把好的东西带回去。

    带回去,就是技能大赛对职业教育的“反哺”。葛道凯说,大赛的技术标准正日益成为各职业院校技能训练的重要参考依据。

    前段时间,葛道凯去西藏的职业院校调研。在那里,酒店专业的学生们在宴会摆台和中式铺装的实训中,展现了较高的专业素养。原来,老师们去年全程观摩了技能大赛的酒店服务赛项,将最新的业务标准流程引入了实践教学。今年,西藏也派队参加了该项赛事,虽然没有获奖,但成绩有了大幅提高。

    梁柏健说,任何学校都不可能纯粹按照竞赛去做,成本太高。但是,竞赛有以点带面的作用,让老师参与一两个竞赛项目,回到学校里会成为示范,把相关专业发展起来。

    据葛道凯介绍,今年85.3%的赛项吸引了国内外著名企业的深度参与,这些企业为大赛提供了竞赛平台,企业一线技术专家直接参与到赛项的设计、组织和技术服务等工作,使比赛内容直接与产业前沿技术相对接,发挥了大赛对职业院校专业建设与教学改革的推动作用。

    国务院《决定》里提出,要研究制定促进校企合作办学有关法规和激励政策,深化产教融合,鼓励行业和企业举办或参与举办职业教育,发挥企业重要办学主体作用。这次大赛,来自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的代表就请教王继平下一步对企业办学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指导意见。

    王继平说,企业作为职业教育办学主体的作用如何发挥,长期以来一直是个问题。企业要站出来,发挥作用,首先就要用法律规定企业在职业教育当中的职责义务。比如德国的联邦职教法的适用范围不是学校,而是给企业、行业制定的。另外,在政策支持上应该有所举动,比如税收优惠需要在今后的政策当中加以明确。企业技术人员转到学校里做老师,还存在“企业编”转“事业编”的问题,这个问题也在进一步交涉中。

    珠海市理工职业技术学校与联想集团合作培养计算机维修高端人才,购买了联想22门课程。双方合作的是一个“教学一体化”项目,在学校沿街的位置建设了一个联想服务实训中心,按照联想在市场上的模式运作,学生上完课就可以到那边上岗。进班之前,很多孩子连说话都很胆怯,参训以后就自信了。

    梁柏健说,校企合作必须要双赢,以往的合作里面可能学校求企业多。但是企业是个市场主体,要考虑盈利,学校有什么本钱让企业青睐?校企合作双方应该建立一个“利益共同体”,找到双方的结合点。

    他指出,现在改革的大方向定了,具体配套措施很重要。如果没有一系列的配套措施,校企合作就会缩手缩脚。现在需要打通一些政策、法规的障碍。比如,学校和企业合作的时候,校产的投入怎么计算,合作产生的收益怎么样处理?这些要界定清楚。“政策明晰,我们学校做起来就会更大胆。”

    眼下,这位校长还需要在职业教育相对弱势的环境下,向外界说明自己。他们在校内组织技能节和开放日,请学生家长和社区的不同人群来参加,展示学生技能,让社会更了解办学情况。学生获得技能大赛奖项后,他们甚至会向该学生的中学母校、父母所在单位和所住的小区报喜。

    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也在做类似的尝试。今年,所有赛项都实现了全程摄录。在不影响选手比赛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开放赛场,供社会各界、家长、学生、中外友人观看。

    国务院提出,将研究设立“职业教育活动周”。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每年6月底在天津举办的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像持续多年的“科技周”一样,已经是主赛场天津当地的“职业教育活动周”。

    承办赛事的学校总要绞尽脑汁,试图以巧妙的创意来建立起职业教育与美好生活的密切关系。今年,在开出全国第一个无人机专业的职业院校天津现代职业技术学院,设立了无人机与轻型飞机模拟驾驶体验区,比赛事更吸引人。很多人就像玩“极品飞车”游戏一样,在三台电脑显示器前体验飞机的驾驶。隔壁的天津轻工业职业技术学院,为观众提供了一个智能管理的微型种植大棚,这是该校师生将物联网信息技术与传统农业设施相结合的产物。

    每一个赛场都有醒目的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的会徽。那是一个十分简洁的图案——一个齿轮托起了一个年轻人。这个齿轮,以及“改革风向标”的办赛定位,是总在变化的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少有的不会过时的东西。如今,这个齿轮加快了转动。(本报记者 张国)

打 印 关 闭  
(责任编辑:赵亚楠)